雷安
🥺💕莫弈💕🥺

 

【雷安】喜事

题目:

玛丽苏雷安 海边叉鱼 生日快乐

无脑地写了一篇 大家随意看看吧

 

正文:

安迷修扛着钢叉前往海滩边上叉鱼的时候,以为今天也会是风和日丽、美好宁静的一天。

安迷修哼着自己常常听老一辈的渔夫们扬起船帆布下渔网时会高声齐唱的歌,找了片浅水区域,一些柔软的水草缠绕上他的脚踝,如同轻柔地抚摸,安迷修看着远处的水面向里寻找鱼类的痕迹,却在路过一块礁石的时候踩到了什么软绵绵的东西。

起初安迷修以为是什么水母或者水草,可当他低头一看,竟然是一只胳膊,白花花的胳膊!安迷修吓了一跳,绕到礁石的另一边定睛一看。

 

一位穿着凉爽、双目紧闭的不明生物半靠在礁石上,正在奄奄一息地呼吸。这人有着一头乌黑靓丽的头发,皮肤白皙,长相漂亮又英气,海水润湿了他的头发,湿漉漉的黑发黏在她的脸廓,平添了几分可怜的感觉。

安迷修的眼神又在她平坦的胸部上停留了几秒钟,常年捕鱼、皮肤已经晒成了健康的小麦色的安迷修脸上难得出现了不好意思的红色,毕竟在这个民风淳朴的国家,男女授受不亲也是公认的条例。

看来是个还没长大的小女孩。

安迷修这么想着,把黑发的女孩扛起来,却比他想象的要重多了,好在安迷修常年捕鱼力气也比较大,走两步休息一下的,也把这女孩扛回了家。

安迷修看着简陋却清扫干净的房子,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找了一张草席铺在了床铺上,才把女孩小心翼翼地放在了床上,看着她一身的湿漉漉的衣服和头发,安迷修想了想,秉承着君子之心还是没有下手。

 

只是找了块干净的毛巾帮女孩擦干净了黑发,她的黑发并不长,堪堪到肩膀,漂亮的脸颊安迷修从来没见过,但他猜测渔夫们手中常说的漂亮的海神兴许就是这般模样,安迷修又替她擦了手臂和小腿,处理完这一切,从来没有和异性接触过的小渔夫已经涨红了脸颊。

……安迷修还真没有幻想过自己未来伴侣的模样,很多老渔夫到了七老八十的年龄也依然孤身一人,就算是有家庭的渔夫也都至少家里有几头牲畜,不会像他一样,日子过得还紧巴巴。

可这天下掉下来了个大好处。

女孩长得这么漂亮,就算什么都不干天天坐在家里帮忙纳个鞋底也是赏心悦目,安迷修虽然贫苦了点儿,但是也不至于揭不开锅,家里添口饭也不是什么大事。

安迷修这么想着,觉得女孩醒过来之后,一定要好生养着,说不定,这养着养着,就多了一个老婆。

 

雷狮醒过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个黑黢黢的人趴在自己的手边,倒也不是说安迷修人长得黑,只是天色的确暗了,屋子里面只点了一盏小灯,灯光忽明忽暗的,雷狮只能看到安迷修脑袋顶上一个小小的旋儿。

感受到雷狮动了,安迷修醒来之后眼睛眨了眨,目光移向别处,“那个……你醒了?饿不饿?呃……看我,我忘记自我介绍了,我是安迷修,我昨天捕鱼的时候在石头旁边捡到你的,我知道男女授受不亲……但是你别介意!我真的只是拿毛巾帮忙擦了一下你的头发……”

安迷修越说脸颊越红,显然没有注意到雷狮的表情在安迷修提到“男女授受不亲”的时候僵滞了一下,安迷修缠了缠手指,“……呃,好吧,我承认,还有胳膊。”

安迷修在雷狮灼灼目光下看得更紧张了。

“……你不要这么看着我嘛,好吧,还有腿。”

 

雷狮低头看了一下已经干透的衣服,的确和他出门时并无两样,看着安迷修一股子害羞的劲儿,雷狮倒觉得好奇了,嗯嗯啊啊了两句,指了指自己的喉咙。安迷修愣了一下,小心翼翼道。

“你伤到喉咙了?不能说话?”

雷狮点了点头,一双眼睛期待地望着安迷修,安迷修立马拍了拍胸脯,保证道。

“没关系!可能是应激反应,你且放心住着,嗯……我捕鱼很厉害的,肯定不会少了你的一口饭吃。”

雷狮了然地挑了挑眉。

 

 

单身多年的渔夫安迷修最近过上了富足的小日子。

原因无他,家里多了个美娇娘,虽然不会说话,但是每天乖巧地躺在家里,偶尔会走出来看着安迷修如何在海边捕鱼,安迷修不识字,问雷狮还记不记得自己的名字,雷狮用树枝在地上写下一个“狮”字,安迷修瞅了半天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意思,雷狮无奈之下只好用字母拼好。

S-H-I,SHI。

从此,安迷修就叫雷狮叫“诗诗”,安迷修觉得这名字真的还挺好听的,住在海边的渔民们都会传颂一些古老的诗歌,雷狮就像是天上掉下来的神仙一样,安迷修感觉自己捡到了宝。

 

因为雷狮出门的时候穿的衣服是丝绸材质的,安迷修没见过这种容易脏的布料,用几只大鱼找布工换了两匹布,安迷修原本要给雷狮做条裙子穿,雷狮的表情却不开心,安迷修想了想,也许雷狮作为小女孩的天性也是向往活泼自由的生活的,就做了套和自己身上差不多的衣服,把雷狮原本穿好的衣服收了起来,俩粗布小人每天一起出门捕鱼。

雷狮虽然是女孩(安迷修认为的),但是身高却不低,约莫十五六岁的年纪,可身高却已经快顶的上安迷修了。

雷狮皮肤白,有时候穿着短袖短裤坐在沙滩的石头上晒太阳,安迷修看着他白皙的胳膊腿有次看入迷了,反应过来的时候脸颊被太阳晒得火辣辣的。

俩人的小日子就这么过了起来,雷狮有时候能回想起来之前的事情,他脑海中有很多片段,他还能记得自己出门时候的回忆,那时他好像骑着一匹骏马,身旁还站着护送他的护卫,俩人一同走出城门,雷狮还能回忆起来一些更久远的、发生在城堡里面的故事,可是每次想要回忆起来一些关键的事情,脑袋都会发痛。

 

但雷狮很聪明,他很懂得趋利避害,如果自己真的像回忆中一般,身份一定不简单,可若还会落到被人暗算扔到礁石上的地步,一定有什么敌对的势力在背后作梗,而他需要做的只是调养生息,等待他真正的家人在处理完那些问题之后寻他。

而且安迷修这人看起来傻乎乎的,经常盯着他傻笑,有时候还会脸红,雷狮大抵也知道安迷修心里在想什么。

估计这小渔夫把自己当成女孩儿了。

雷狮却没懊恼,毕竟安迷修现在对他挺好的,说不定如果知道自己是个男孩子反而把自己扔回到沙滩上,雷狮可没有那么傻。

于是理所应当地享受着安迷修对他的优待。

 

安迷修还旁敲侧击地问过雷狮还记不记得以前的事情,问他愿不愿意以后就留在他身边,安迷修说这句话的时候,还从兜里面摸出两条腌好的小鱼干,诚恳地告诉雷狮。

只要有安迷修一口饭吃,就有雷狮一口汤喝。

雷狮的眉毛蹙了蹙,可怜的小渔夫连忙改口。

只要有雷狮一口饭吃,就有安迷修一个碗刷。

雷狮这才满意地眨了眨眼。

 

安迷修乐不可支,当天晚上就有些心烦意乱地和雷狮挤上了一张床。

不过安迷修这人老实,就算和雷狮并排睡,胳膊腿儿也放得整整齐齐的,反而是雷狮晚上睡觉的时候,伸出手来把安迷修搂进了怀里,第二天雷狮睁眼却能看到安迷修一脸僵硬地盯着他,整个脑袋都红扑扑的,连话都说不利索了,下床的时候还被床位的木桩绊了一跤。

后来安迷修大胆了点,雷狮再抓着他睡觉也不会说什么了,只是有时候雷狮和安迷修胸膛相贴的时候,安迷修会尽量委婉地问雷狮,多吃点鱼类会不会补一补身体?

雷狮听出来了他这话里话外,忍住了要暴打安迷修的冲动。

 

最近沙滩边来了不少从远方来的官兵,安迷修不识字看不懂大字报,一群渔夫和他们嗯嗯啊啊交流了很多句,大概得到的消息就是皇城里面的小皇子丢了,安迷修凑热闹地听了听,就去干自己的事情了。

他最近还有大事情要干,他要多补一些鱼,拿去隔壁的大婶家托她帮忙做点珍贵的奶油蛋糕,他的生日快到了,以往都不会庆祝的,但是现在家里多个雷狮,第一次庆祝生日,总要搞得隆重一些,而且他一早也答应要给雷狮分生日蛋糕吃。

安迷修晚上捕鱼回家,远远地却发现小房子门前站了几个卫兵,安迷修吓得把渔网一扔就要去找雷狮,那几个卫兵看到安迷修冲过来二话不说一棒子把安迷修拍晕了,安迷修倒在地上之前,看到雷狮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

 

什么味道。

安迷修感觉自己陷在一片柔软当中,有什么扑面而来的香味,他并不熟悉,让他的脑袋昏昏沉沉的。

是有人拍他的脸颊,安迷修才恍惚中醒了过来,身穿华服的女仆盯着他,看他醒来了,道。“您可算是醒了,晕了一天一夜,差点儿就误了时辰了。”

安迷修迷惑道,“什么时辰?”

女仆听了咯咯笑了,“今天不是您的生日吗?也是您的大喜之日呢。”

安迷修被几个仆人拉着站了起来,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上穿着一件装饰繁复的礼服裙子,安迷修连忙捂住自己的胸膛,“可是……我我我是男生啊!为什么要让我穿裙子!”

女仆笑了笑,“我们也是奉命行事,别管是男生女生了,从今天开始,您就是三皇子的小皇妃了。”看着安迷修的表情,女仆还特意地解释了一番,“您还不知道吧,您之前救下来的,正是前段时间走丢的三皇子,三皇子特意要来的赏赐,对大多数人来说,可是天大的好事呢!您快穿戴好,我带您去领赏……”

安迷修的脑袋里一时间只剩下“三皇子”“小皇妃”几个字在脑海中乱飞,支支吾吾道,“我……我……”

女仆笑道,“知道您很激动,祝您生日快乐!也祝您新婚快乐!”

 

女仆话音落下的那一刻,身后的大门被打开。

穿着皇室礼服、早已穿戴洗漱完毕的雷狮站在门口,与此前不同,此时他穿着一身男装,英俊帅气。

安迷修看清了雷狮的那一瞬间,一口气没喘上来又晕了过去。

女仆们连忙围了上来。

“皇妃,皇妃,今天可是您的大喜之日啊——”


渔夫安迷修遇上了他这辈子的大喜事。

 

FIN


前: @再识幸灾乐祸之悦 

后: @玻璃鸟 

主页君: @雷安活动主页君 

真的不知道怎么写,哈哈哈闪了大家的眼睛了,看看乐呵一下吧!

祝安安生日快乐!!


顺便打个广告,有意入房塌和心火燎原本本的可以看主页置顶本宣~

评论(29)
热度(1204)
  1. 共3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Top

© 土豆焖牛肉 | Powered by LOFTER